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丁薇记事

正文卷 第四百一十七章:孤苦一生

丁薇记事 荆棘之歌 9871 2020-10-18 02:55

  小白莲和景然有序的接连入驻,让织梦文学网的名气一下子大了起来,在这上头的推广王清河更是没有一丁点的抠抠搜搜。

  当然,家境使然,他从接手织梦文学网之后办的事,从来也没有抠抠搜搜过。

  但景然有序入驻在前,效果相当不错,给网站吸引了很大一批只热衷于实体文学的新用户。

  这年头,很多人都觉得用电脑手机看书,没有实体书看着舒服。

  一般来说,整体用户还是偏年轻化居多。

  而小白莲的读者群体女性居多,且年龄段包含范围广,想来又能引领一波读者注册的热潮吧。

  搞起来,搞起来,赠币搞起来!

  至于区区一二十万的签字费,网站都是人家的,这钱对于王清河来说更跟没花似的,反正他又不是财务,不考虑这方面的入账支出啥啥啥的。

  ……

  而对于这两位作者的忠实杂志读者来说,入驻网络也确实是件更好的事。

  ——因为原本杂志连载的故事照旧没停啊!

  《大时代之星空》那么多篇幅,预计要连载到奥运年呢!《交换人生》故事也才刚刚进入高朝。

  故事会上连载的灵异新书,同样也是渐入佳境。

  同样的时间,反而能多等出一本书来,就问读者高不高兴?

  而且网络连载是需要日更的,每天都能看到新故事的一点点,谁能忍得住这份心动!

  手机浏览器登录,不管是充值还是用话费看书,对于一部分学生来说,可能会加大支出,但是一个账号订阅,可以好多个人来回看呀!

  妙极妙极。

  都不必去论坛看盗版。

  面对网站的大幅度宣传,大家一片欢天喜地,就连网站的其他作者也都在担心之余,重新开心起来。

  毕竟新的读者过来,总不可能只看那一本书吧,对于他们而言,这就是流量!

  ……

  但对于吕丽来说,这个消息一点都不好。

  景然有序是她最讨厌的人——丁薇。

  小白莲是她曾经汲取过灵感的故事作者,总而言之,就是莫名其妙的讨厌。

  这两人如今都入驻织梦文学网,还都是前后脚,想想他们杂志连载也总爱选在同一时间段……太过分了!

  且不说景然有序的书在男频那边要如何引起轰动,就单单看小白莲在女频,她以后榜一的位置还能保得住吗?

  属于自己的推荐位是不是要分出去?

  这样有名气的作者入驻,网站一定会给很多的资源倾斜吧?那些原本都应该是属于她这个榜一的。

  而且,对方名气那么大,读者肯定也不少。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还能安安稳稳待在榜一吗?

  按照网站的规定,每个月月底只要能保住榜一的位置,奖金都有一万块钱呢。

  单靠订阅,她一个月如今可还拿不到三万块钱。

  毕竟年代所限,就算网站三七分成,在网上的群体,照旧不比后世。

  ……

  吕丽在网吧里坐了许久,被这个挂在首页横幅的消息折磨的心神不宁。

  ——简直是阴魂不散。

  这两个讨人厌的作者写杂志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来网站写?分明是对自己穷追猛打,死咬不放。

  但转瞬,她又莫名得意起来,这么说的话,小白莲暂且不提,景然有序,也就是丁薇,肯定是怕了吧。

  看到自己成绩这么好,忍不住嫉妒。虽然他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笔名,但已经能感觉到自己威胁到她的位置了?

  是这样吧?

  再看看自己评论区里读者嗷嗷叫着多写写男配角的评论,吕丽内心油然生出一股高高在上的感觉。

  写的感觉真好啊!

  可以把讨厌的人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

  可以完全按照自己心中所想来走剧情。

  读者们叫的再厉害又怎么样?

  她是作者,这个男配角最终注定要孤独一生的,谁让他是白微语的哥哥呢?

  ……

  现在存稿里的剧情已经进行到兄妹决裂。

  因为白微雨又一次看不惯水清漪,她那么恶毒,理所当然想要找混混去欺负女主角。

  然后被霸道总裁英雄救美,同时也让水清漪第一次对白微雨产生仇恨。

  男配角得知这件事后跟妹妹决裂,并也找了一群混混去教训她。

  然后带着这个消息,他冒着瓢泼大雨站在女主的门外,苦苦等她原谅。

  他没做错什么,但有时候,身份本身就是一种原罪。

  所以注定要在悔恨和痛苦当中,孤苦一生。

  …

  当然了。

  吕丽想起记忆中那个梦幻一般的男生,心中又忍不住窃喜——那么好的男孩子,应该只属于她,他们俩才是最般配的。

  自己依照想象塑造的这个角色只是给大家看的,没有人能得到他。

  他们能有第一次见面的一见钟情,互生好感,缘分一定不会让他们就这样错过。

  而且,她现在会打扮了,收入又高,就算对方家里看不起自己是个农村姑娘,她也有足够的底气能够证明自己。

  …

  这么一想,吕丽又得意起来。

  别看景然有序在杂志上小有名气,可真的写网络,不一定能比得过自己呢!

  万一丁薇要是被自己按在地上摩擦,到时候学校的同学肯定会关注……那得有多爽啊。

  她咬咬牙。

  为了尽可能保住读者激情,看来这两个月得多多加更了。

  白天的碎片时间太多,没办法出校门到网吧来,偏偏晚上又有门禁……

  如今天气还热,十点钟外头吃烧烤的一茬又一茬,为什么门禁设的这么早?

  吕丽咬紧牙关。

  看来,她要抓紧时间买台好点的笔记本了。

  丁薇和白珊珊之前用的那款多少钱来着?

  …

  那么问题又来了。

  九月份她应该到手的稿费预支了一半,剩下一半买买衣服随便花花就没了。

  十月份,应该到手的稿费倒是有同样接近三万块钱。

  但是,收入高了,吕丽自觉品位也提升了,天气冷了,她又去商场转了转,买了些质量更好的衣服鞋包。

  如今就剩一万多,本来打算存下来的。

  又或者……也搬出去,叫看不起自己的宿管阿姨再也没办法刁难自己。

  可当务之急还是电脑更重要些……

  吕丽犹豫半天,最终想到——

  算了,稿费反正总是会越来越多的,花点钱怕什么。

  存钱想什么时候存不行?

  如今网站卖版权卖的越来越多,说不定哪天她这个版权一卖,钱就直接够自己买房的了。

  到时候她哥她嫂子,还有她爸妈,估计都要后悔之前忽视她,把错误推在她身上吧。

  也让她爸妈看看,上大学的女儿和没上大学的儿子,究竟哪个才是他们真正的依靠!

  就问他哥现在一个月能赚到三万块钱吗?

  她今年才二十岁呢。

  她哥都三十多岁了,还是一事无成。

  真想不通,为什么家里面会那么看重他?

  ……

  志得意满,功成名就。

  作为二十岁的年轻学生,一个月三万已经是吕丽之前想都没想过的薪水天花板。

  吕丽的骄傲自得是相当可以理解的,但在这份骄傲自得后,她立刻就忘了之前的种种生活。

  越是被偏爱,反而越是会肆无忌惮。

  如今的她,会有全新的自己,全新的人生。

  ……

  月底了,吕成也在算账。

  在农村奋斗那么多年,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智慧。

  所以尽管团队里多是老乡,按道理讲不会出什么岔子,但吕成仍然没有一味放纵大家。

  他越是要求精细管理严格,大家虽然一开始觉得活不好做,但同时一家一家生意的接下来,全年都有活干,反而又更进一步确立了威信。

  对于从农村走出来打工的人来说,不怕活重,就怕没活。

  他越是能接到活,等会儿就越是不敢再倚老卖老,指手画脚,整个团队虽然仍在不断壮大,但气氛却是越来越和谐了。

  毕竟,谁还能跟钱过不去,是不是?

  ……

  这年头,做装修做建筑都不是什么好活。

  虽然只要下力气,工资就会多,但由于行业惯例和工程的特殊性,同时也有着巨大的风险。

  比如倘若一项工程结束老板不给钱的话,那他们一年的努力可能都打水漂了。

  尤其是在外地做活,往来路费和生活成本都是让人不堪重负的,这一点最让大家害怕。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工人这么容易抱团,都喜欢跟熟悉的人在一起的缘故。

  一方面熟人老乡,大家总觉得不会坑自己。

  另一方面知根知底,想要钱,也不至于蹲守无门。

  从小团队慢慢做起,规矩一项一项的立。

  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忽视细节,而且还懂得与时俱进,不断参考新的装修风格。

  甚至都鼓起勇气到大学里招研究生,帮忙出设计图纸了……

  客户但凡有什么疑虑,什么都不必说,直接带着人去之前装修过的地方看看。

  只要不是对方提前有心仪的团队,基本这生意都是稳稳的。

  再加上他参考现如今其他公司的模板,工程前期交多少钱,中期交多少钱,后期结算多少钱……环环相扣,但凡哪一期钱没到位,这边工作立刻就停。

  这么一来,大家口口相传,不仅客户群体,都是好评推荐的态度,甚至他也已经在十里八乡打出了口碑。

  ……

  “这个月又有两家完工要结算的。”

  吕成坐在简陋的客厅,桌子上仔细用夹子夹着两叠小票,他面前一个计算器,一个小笔记本,上头列的数字让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珍珠正坐在那里看一本国宴杂志——别说,有些看着简单的菜,真做出来,不管是色香味儿都是半点不差。

  其中有两样配料,她以前做包子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如今调整了一下,加了两种口味,卖的特别好。

  于是越发上头了。

  听到丈夫的话,她赶紧抬起头来,眼神闪闪亮亮。

  “这两个活能挣多少?”

  吕成开心极了:

  “这两家客户特别好说话,是爽快人,给钱也半点不磨叽,到时候得留出钱来,请保洁好好的仔仔细细每个角落都打扫干净,估计要花好几百块。”

  “咱们不是还要再给新装修好的家里送几盆花吗?算下来又得一两百块。”

  “但是除掉这些,在扣除所有的成本和工人等开支,一家我可以赚这个数。”

  他伸出手指头来,比划了一个三。

  ……

  珍珠高兴坏了。

  “哎呀,加上这六万块钱,这个月咱们能存十一万吧!大成,你可千万保持住啊,宁愿少赚点儿,不能叫口碑砸了。”

  赚钱归赚钱,珍珠脑子里清醒的很,这就跟她做包子一样,今天客户在她包子里吃根头发丝儿,你二哥可能她周围邻居都不买了。

  这可是大事儿。

  吕成当然懂。

  他怎么能不懂?要不是住户住进去开开心心,谁愿意介绍给别人?

  请保洁和送花这事儿看起来虽小,但也是支出。

  可吕成在帝都待了一段时间,什么样的人都接触过,卖保险的还上门来推销几次呢。

  虽说他还没买,但对方次次不落空,瞅准了他有潜力,来了两次,一次送了个茶叶罐礼盒,一次送了一壶油。

  吕成看着这礼品,再看珍珠高兴的样子,立刻就无师自通会了这两招。

  前头的工程来不及,但是房子散好位之后,总要过段时间才住进去的,吕成打听好日子将礼品和花卉送到,对方办宴席呢,又狠狠刷了次口碑。

  别说,哪怕人没到场,仍旧招来两个上门打听的客户。

  夫妻俩每天絮叨发生的事儿,事无巨细,如今眼看着大半年过去,成长的那真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

  “对了,”珍珠又想起来:

  “我昨天在肉铺买了半扇排骨,还有一个猪后臀,最近两天不是冷了吗?你中午送饭的时候把那箱子多裹几层,我让厨房烧排骨烧肉,可别送过去又凉了。”

  “行。”

  夫妻俩将老乡和老乡的亲戚朋友都带过来,工资不亏,伙食也不亏,要不怎么十里八乡都说他们厚道呢。

  餐餐带肉是必定的。

  吕成琢磨着:“现在人多了,咱这旁边隔的屋子,住通铺都有点睡不下了……珍珠,那天去陪客户看房子,我看他那旁边儿有栋自己盖的楼,你说咱们买下来怎么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