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山河相制

正文卷 第467章 平乱(下)

山河相制 我渴望力量 5367 2020-10-16 23:58

  如何万民群中取人性命,这个就是王兰陵所要面对的事情。

  在一家民居内,王兰陵和其余几人围着一个吊着小铁锅的火堆坐着,在铁锅里正炖着蔬菜、粉丝、鸡肉、萝卜、玉米、牛肉等东西。

  王兰陵对面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的脸上有些油腻,虽然也是眯眯眼和相对平滑的面容,但和周围人比起来要矮一些,也精壮一些。

  是一个全身看起来没有肥肉的矮胖子,正应了那句话,浓缩的都是精华。

  雁哥对着王兰陵说道:“王大人,我们目前这里有两千多人,明天早上必定能够把拓野舒从那城里抓出来!”

  一般来说,借出来的兵力都是听带兵之人的话,但王兰陵现在不属于一般情况,雁哥和雁秋都觉得王兰陵更会用兵一些,再加上对王兰陵的崇拜,就把指挥权直接给了王兰陵。

  王兰陵要这指挥权一点用都没有,他的核心还是手下那些人,这些人又不可能派出去攻城。

  “这事情慢慢来吧,也不是很着急,我对这边的情况还是有些不了解,等方旋找个城里人过来问问,到时候再做决定。”

  雁哥询问道:“那明天不打了吗?”

  王兰陵看着火锅,说道:“打,肯定是要打的,但能不能打下来,这就不一定了,我的想法是尽量不死人,至于上面人的催促,管他呢。”

  胡仲迅速说道:“大人,这样不好吧,郡府那边的意思就是必须要尽快做好。”

  “吃饭吃饭。”王兰陵招呼大家吃饭。

  王兰陵拿起了筷子,他对州牧的逼迫,其实一点都不在意。

  这一次一是为了练兵,二来也是调查一下附近的状况。

  还是那句话,能力不足就要负罪的话,那么全天下也没有几个没罪的人了。

  剿匪不力最多也就是解除当前剿匪的职务,若是不允许别人打败仗,打了败仗就要死,那这队伍就没办法维持下去了。

  这种应付上级的事情,王兰陵还没有当水务司司长的时候就会了,学校里教的都没有他在黑水县官场里学得快。

  你行你上啊!

  这倒不是气话,真要是直接空降一个人过来解决问题,那真的是极好的,反正功劳这种东西,对于废物是无所谓的。

  有能耐的人不会在帮废物解决问题之后,留下来担任这个废物担任的位置。

  既然这个废物坐在了这个位置,那么在这官场上,就属于他的位置,别人还真不一定能抢过废物。

  能解决问题,不代表就能坐那个位置。

  沙比州牧欺负王兰陵年幼不懂事,用这种事情威胁王兰陵,王兰陵才不怕这个。

  雕虫小技!

  山海县不是黑水县,就算是没有朝廷的官印,王兰陵依旧是山海县的一把手!

  其余人并不知道王兰陵的想法,这些人也不懂朝廷官场里的一些事情,再加上因为王兰陵的关系,总把州府那些人想的很睿智,很威严。

  胡仲说道:“这就算是不着急,那也要把事情做了,我想阴县的人并不一定会和县主一条心,这种造反的事情,哪里会跟着。”

  王兰陵露出了思索的神色,突然想看看阴县的那些人是不是真的要造反了。

  之前没有办法,但是被胡仲一句话提醒之后,王兰陵就想着若是自己造反了的话,最怕什么?

  第一,手下人没有主心骨,各自有着自己的焦虑,但不论如何都无法拧成一条心。

  王兰陵接过了兀赤递过来的饭碗,在小心的放在了身前的小凳子上后,就拿着筷子说道:

  “州府那边是要拓野舒的人头,我行的也是正义之事,你们派人去通知阴县城外的村长镇长,这几天不要靠近城里,以免误伤,我大军剿匪之时,不会牵连他们那些无辜之人。”

  屋子里的几人听着王兰陵的话,觉得这个没有问题,他们不是本地人,对这边也没有什么仇恨。

  山海县、铁驼部落、雁山湖部落、雁王部落,这几个地方的人都有吃有喝,并不是那种需要屠城掳掠来激励斗志的人。

  王兰陵继续说道:“阴县只是一县之地,这点事情他们自己也是清楚的,想要反抗帝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传下去,说拓野舒是准备裹挟着全县之人攻打雁山,占山为王,躲到那里谋图造反。”

  王兰陵明确的指出了,拓野舒不是和平丘县的人因为一些小事情县斗,而是造反。

  一旦定义了这个罪名,那么事情就严重了,至少对当地人来说,性质就不一样了。

  黑水县的情况就是一样,村里人不觉得自己和邻村的人打架关朝廷什么事情。

  事情就是这样纯粹,很多人都不觉得打入平丘县是什么事情,顶多是觉得事情大了,但有县主带头,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

  拓野舒就算是有威望带着县里人一起和邻村打架,也绝对没有带着大家一起造反的威望!

  王兰陵都没有!

  王兰陵很清楚,他自己领着山海县的人和林山县的人打起来,那绝对是上下一条心,弄死那帮苟日的!

  稍微带入了这个角色之后,王兰陵发现拓野舒的问题非常多,有太多的办法可以把这个人给逼死了。

  越是仔细想,破绽就越多。

  “阴县这里的士兵都算是雇佣的,也算是县主自己养的,拿的是县主的钱。但即使是如此,这些人也不会跟着一个将死之人。”

  “这里是开拓者地方,朝廷的法规在这里比较淡泊,人们对朝廷的敬畏有限,明日整齐列备,大军所到之处,自然就有了威严与附从。”

  “有些人是害怕自己会被牵连,有些犯罪之人也担心自己所做的事情被清算,找些和阴县那边是亲戚关系的县人,让那些人的亲戚朋友在明天的时候出城避难。”

  胡仲听到后,迅速说道:“那拓野舒等人若是跑了怎么办?”

  王兰陵露出了复杂的微笑,“他若是出城避难的话,那就只是一个从猴群里出来的老猴子了。”

  进城抓拓野舒,和在雪地里追杀拓野舒,是两个难度。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王兰陵说是早晨出发,但睡到了中午都没有整军过去的意思。

  晌午一两点的时候,柴拓跑进了屋子里,对正在午睡的王兰陵喊道:

  “大人,拓野舒自杀了!”

  王兰陵睡的并不沉,在睁开眼醒来后就坐了起来,缓慢的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脖子。

  “哦,我猜他昨天晚上肯定没睡好觉。”

  王兰陵站了起来,对于拓野舒自杀的决定,一点都不迷惑,他所面对的压力,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大,都要煎熬。

  当然,王大人的威名,也是压死他的一根稻草,还是挺沉的那种。

  柴拓惊奇的说道:“大人您早就料到了吗?”

  王兰陵摇了摇头,“差不多吧。”

  一开始没料到,但把这种情况换成自己去想了想后,发现可真是绝望啊。

  这个帝国啊,还是很厉害的,至少现在如此。

  “让阴县的人把拓野舒的尸体交出来,告诉他们,我们就不进城了。”

  王兰陵交代了一句。

  在稳定了阴县那边的情绪,让那边的人松了口气之后,王兰陵在有了拓野舒的尸体之后,又派人让那边的人检举之前来平丘县这边烧杀掳掠的人,一共三十人。

  三十人之后,就是一百人了,胡仲柴拓等人带着平丘县的受害者去指认那些没有被交出来的匪徒!

  阴县的城里人急于让王兰陵离开,伴随着抵抗力量的缺失,城里的有钱人开始越来越配合,越来越着急。

  只用了两天时间,王兰陵就逐渐蚕食掉了阴县的抵抗力量,一发子弹都没有用。

  拓野舒的尸体由王兰陵等人运去州府那边,一起的还有几个拓野舒的亲信和亲戚,这些人都是被下面人供出来的。

  造反这种事情,就算是亲戚,也不可能因为这个是死罪就和你一条心的。

  这一次,王兰陵又学到了很多东西,一些不能言传的东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