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龙吟处处月照花

第二卷 第三十一章 逃生

龙吟处处月照花 编剧陈绿 4271 2020-10-17 12:38

  莫昌脸上恢复肃然,“话这么多,是我教的你吗?”

  凌霄没再言语,反正翠竹能伺候主子,她一个人退下了。

  以翠竹的机灵,大概猜到凌霄说中了莫昌的心事。不用仔细想都知道,莫昌能打掩护的人,只有白衣了。他抱定了一切以莫昌为首的信念,白衣是要替莫昌死的人,在翠竹心里比其他人都金贵。他很看不上凌霄心里那股子想让莫昌多花些心思在她身上的贪欲动不动就闻风而动的劲儿头,因此什么也没追问,默然无语伺候莫昌吃完了午饭。

  莫昌故意留了一些,且告诉翠竹不必退回大厨房,“我和凌霄生了气,一气吃下,怕不消化,终归是夏天,不怕凉,你放在那里,自己吃饭去吧。这些留着,我一会儿自吃。”

  翠竹会意,答应了退下,还带上了门。莫昌等着他脚步走远,连忙收拾饭菜,一回头却吓了一跳宇文长空无声无息站在身后。

  长空倒不好意思了,“殿下,属下有几句私密话要说,才故意没惊动人进来的,怎么把你吓成这样?”

  莫昌端着饭菜,像个傻子,“没事,没事。你,吃了吗?”

  “嗯。”长空看了看饭菜,“你这待遇,确实比我们强啊。鱼,肉。这么大的鱼,十两银子一条呢!你这个堂妹对你,还行嘛!”

  莫昌尴尬地笑着,“啊,的确。”

  长空也发现了他胳膊上的伤,“怎么?有刺客?”

  “没有,我——”莫昌把“试药”的话重复了一遍,没骗过凌霄,倒骗住了长空。长空自顾自坐了下来,招呼着莫昌,“殿下,你端着那玩意儿干嘛呢?要吃就坐下来吃吧。我反正也吃了,你不用在意我,自便,自便。”

  莫昌只好端着饭菜,又回去坐下,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鱼肉,放进嘴里嚼着,看着长空,只盼着他快走。

  “殿下,你说我妹去哪儿了?”

  “啊?我怎么知道?”莫昌为了显示自己的真诚,把鱼肉咽了下去,又夹了一块排骨。

  宇文长空非常自信地阐释自己的观点,“我妹妹被关进死牢,当然恨大公子。可是,她如果逃出来,怎么会不见我?她肯定不恨我的,对吗?因此,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你想不想听?”

  “请说。”

  “她藏着不露面儿,只有一个原因,她想死。”

  “啊?”

  “你忘了?诶?你是不是到了江南后,被你们老莫家的人下了慢性毒药,变傻了啊?她是你的替死者啊。我也不瞒你了,我和大公子,能舍得她死吗?我们不想!我们为此要想尽办法!但是白衣这个傻丫头,认为先帝的旨意如果不执行,连我们在内,都要被连累。所以她藏起来,就是为了不让我们救她!就是为了好好救你!你懂了吗?”

  莫昌终于吃完了一根排骨,点点头,心里不是滋味儿,“我懂,我本来就知道。”

  “殿下,既然艳阳公主对你还行,你觉得,她会不会放你一条生路?”长空凑近了一些,一副探讨机密大事的模样。

  莫昌往后躲了躲,“怎么放?”

  “也是。这事儿行不通。这么说吧,殿下,你心甘情愿当棋子吗?”

  “不。”

  “那,你有十足把握逆袭改命,战胜莫荣,夺回皇位,同时摆脱理国控制,自由自在,成为下棋的人吗?”

  “不。”

  长空一把夺下莫昌的筷子摔在地上,双手激动地握住了莫昌的手,“英雄相惜啊我们!”

  “啊?”莫昌一头雾水,眼睛溜着地上的筷子,特别想捡起来擦干净,手又抽不回来,“什么?”

  “殿下,”长空更加自信了,“您是明白人,您也知道,有第三条路吧。”

  “我什么时候说过有第三条路?”

  长空根本听不见,自顾自解释着,“您可以逃走。”

  莫昌,冰封在了那里。

  的确,那是第三条路。

  他竟然从未想过。

  看到他的表情,长空得意地仰天长笑,总算是把手放开了,以便自己张牙舞爪地发挥,增加气势,“殿下,您是知道的,我手里有整个南下送归队伍的钱财,要多少,我给您啊!有了钱,只要逃出平都,江湖辽远,云深水阔,一叶扁舟,潇洒离去,多美好啊!多自在啊!我给您分析分析哈,凌霄,对你不错,长得也不错,女人,你有了。翠竹,伶俐,忠诚,小厮也有了。你还怕什么?你只要逃出去,你又有武功,有才华,随便哪个路边摊上,买一把剑护身,行不行?你就说吧,行不行?然后,哪个平静的村庄,都有一批和善的村民,对吧?有一群可爱的娃娃,是吧?您当个教书先生好不好?快乐不快乐?你就说吧!”

  “这个——”

  “说实话,我是讨厌过你。但是,后来我们都是朋友了,对不对?我们还一起泡过澡呢!我也盼着你好。你要是走了,一辈子不见,我也会想你的。可是,真正的朋友,就要彼此祝福,该放手时就放手,你走了,你得到了自由,不回来看我,我也放心。我妹妹也不用死了。我和我们大公子,大毛二毛三毛,全都不用死了,顶多被骂几句,罚点儿钱,降个职,没把你看好,对吧。莫荣也不用睡不着觉了,我们理国也死了心了,不用搞乱你们国家的政局了!所有人都解脱了!你说我,能想到这个,厉不厉害?你就说吧!”

  莫昌没想过这第三条路的原因,是因为他绝对不会走。

  他怎么可能舍得下父亲留下的皇位?哪怕有一丝可能,他依旧想坐上去。

  可是他却笑了笑,看着长空说,“你说的对,厉害,行。好。但是,我怎么逃?公主府戒备森严就不说了,周围应该全是暗哨。”

  长空再一次握紧他的双手,“殿下,我都给你安排好了。”、

  宇文长空完全不是卖关子的人,他满脸堆笑,兴高采烈,认为这么大一个死局,就被自己解开了,“你知道吗?阿行回来了?就是大毛!大毛!”

  “哦,如此甚好。”莫昌是由衷地喜悦。试问天下谁不喜欢慕容行?

  “可是大公子还没原谅他,大公子不知道慕容行回来了。今晚上,咱们不是要去细腰湖吗?那里有山有水有人家,地形极为复杂。我都打听了,只要画船一开,小曲儿一唱,姑娘一舞!绝了!艳阳公主在岸上,或者其他船上,安排再多的暗哨有什么用?盯得住吗?我帮你把一切准备好,我帮你去托一下慕容行,他武功那么好,而且,他以前专替大公子处理这种事情,门清儿!眼睛都不用眨,啪!一声!你就立即消失不见了!他就能把你和翠竹小哥、凌霄姑娘接走!然后,半个时辰不到就能离开平都!神不知鬼不觉!怎么样?”

  长空无比渴望地望着莫昌。

  莫昌沉默着。

  长空急了,“我这都是设想啊,你懂吗?设想!我还没去找阿行呢。你看看天色,离晚上已经不远了。你赶紧点头,我赶紧替你去求人家。”

  莫昌笑了笑,“好。”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