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王爷,听说你有疾?

第五百零九章 求死的心

王爷,听说你有疾? 荣玉 5499 2020-10-17 01:31

  “说起这个的话,少主,属下再跟您提一个人。便是那司阁老。”

  “他怎么了?”宁为瑾突然正视了起来:“他这次前来,可是因为老爷子?”

  “看着不太像,但是,我们的人跟踪他发现,他在城中四处散布了一个消息。”

  “散布消息?”

  “是的。之前李统领命人发布了一则皇榜,是寻药的。”

  “寻药?李卫让人发布皇榜问药是想干什么?”

  “这个属下不知。”

  “所以,这个司阁老手中,不会这么巧,刚好有皇榜上要寻找的药吧?”

  “正是。”

  宁为瑾邪肆的勾了勾唇角:“行了,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属下告退。”

  随着一阵风动和黑影的跃动,四周又瞬间恢复了平静。

  宁为瑾重新回了金华殿,关老却已经不在里面了:“老爷子呢?”他看着那两个伏地的侍女。

  “回皇上,老爷子让奴婢们在这守着,他一会儿就回来。”

  “你们都退下吧。”

  “是。”

  偌大的寝殿内也安静了下来,宁为瑾看着床榻上的人儿有些呼吸不畅的样子,脸颊红扑扑的,像是娇嫩欲滴的花骨朵儿,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许是因为趴着睡不舒服,她秀气的眉心微拧着,很像她生气时候抓狂的样子,可爱的紧。伸出指尖为她抚平眉心,宁为瑾轻柔的翻转过她的身子,以一种舒适的姿势避开她背上的伤口,让她躺在他怀里。

  看着他怀中的人儿,他的目光渐渐柔和了下来,冷毅的额角也不再带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浑身柔和的都发出一种柔柔的光晕,让人好生温暖。

  他们这样的姿势不由得又让他想起之前在山洞里的那一幕。那时的他仿若正处于一种置身在冰天雪地里的极寒境地!他当时感觉意识模糊不清,以为自己就会那样冻死去的之际,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

  他靠近着那片温暖之地,他全身的寒意渐渐被驱散。意识也一点一点慢慢的恢复了过来,最后沉沉的睡了过去,没有一点痛苦的,香甜的睡了过去。那是他失眠之后,唯一觉得睡得异常安心的一觉。

  当他第二天渐渐醒过来之时,就看到他窝在她怀中,她抱着他给他取暖...她就那样坐在地上,垂着头打着瞌睡。

  时不时的会因为头支撑不住而甩动着,却没有放松一点手里的力道,哪怕是在睡梦中还会下意识地用手给他搓搓手臂,小声的嘟囔着:“搓热了就不冷了...别怕...”

  那一刻,他再次决定,他要把这世上最好的一切都送给她,因为她值得!他的丫头啊,是一个令人心疼的傻丫头...

  “...云梦宸...云梦宸...”

  一声微弱的呓语声响起,宁为瑾的思绪被打断,她看着又睡着不安稳的人儿,心疼的想为她再次抚平她的眉心之际,手却因为她口中呓语的名字僵滞在了半空中。

  他将她往怀里砻砻,脸上的柔和因为抿成一条线的薄唇而清冷了几分。

  “丫头,我允许你再为他伤心一阵子,但之后,你若再这样,我会生气的!”他无比眷恋的用手指轻触着她脸颊的轮廓,眸光紧锁着她的眉眼,真想让她快点忘却以前的一切!

  他时常在想着,如果她这双清灵的眸子里,满眼都是他的时候,那该是多么壮丽的一幕!他光想想,都已然要抑制不住心底里那强烈的期盼,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死也甘愿了!但他相信,这一天不会久了。

  沉睡中的人好似睡的愈发的不安稳了起来,她的头上开始冒着豆大的汗珠,人也因为呓语而在抖动着,像是做了什么害怕的梦魇,被困在了其中,解脱不出来!

  “丫头,你怎么了?”宁为瑾给她擦着汗轻唤着她,可她却没有一点反应,反而还在梦中痛苦的哭了起来。她的泪水滴落在他手上,烫伤了他的心,搅乱了他的六神!

  “来人!快来人!!!”

  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两个侍卫冲了进来:“皇上!”

  “快请御医!再把老爷子请过来。快!”

  侍卫火速奔了出去,宁为瑾束手无策的抱着她,心都揪成了一团!

  而与此同时的落枫院内,关老正在会见一位不速之客。听到了门上的银铃响起,他看向男子:“老夫今日有要事,就先走一步了。公子不妨留下你的联络地址,老夫改日再登门如何?”

  男子的银色面具泛着森冷的光,哪怕他此刻急于听到答案,但他并未强留:“关老请便。本君主的事情也是十万火急,还望关老您忙完之后,给本君主回个信。”

  关老也不敷衍:“既然公子今日能找到这里来,那定然是有备而来。想来老夫如果不答应你的要求,你是不会就此作罢的吧?”

  男子还未开口,门上的银铃又急切的响了起来,那一声声清脆的声音,像极了催命的魔音,响彻在这空寂的落枫院内,竟让人有几分烦躁和心慌。

  男子压下心底那种突然的情绪,直言道:“还请关老能谅解,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本君主会记住您的大恩!”

  “好,你明日再来落枫院,具体的情况到时候再说!”

  “好。”男子话音未落,关老的人就已经消失在了落枫院。男子看着这暮色之下,宛若仙境之地,倒是头一回觉得,他那三清阁逊色了几分。不过要论清净,还是他的三清阁更为适合隐居,毕竟这里再绝美,也是落于永乐国的深宫之中。

  而且,这银铃...男子深邃的目光看向门上那些银色的小铃铛上。此时微风四起,银铃随风飘荡发出点点清脆悦耳的声音,倒没了方才那股让人心慌的烦躁感。

  他本以为此行前来会极其不易说服关老,却是没想到,他竟然会邀约他明日再次前来相见。男子面具下那多日未曾休憩的疲倦面容上,多了一些明朗之色,大有一种拨云见日之势。收敛起心神,他未做过多的停留,纵身一跃,消失在了这暮色之中。

  此时的金华殿内,人来人往的又似乎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情那般。关老匆匆赶来之后,看到颜佳欣的情况,他整个人变得十分的严肃了起来。施针,喂药,一刻没有停歇的忙碌了几个时辰。

  宁为瑾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的表情看起来还和之前那般淡漠如常,只有他宽袖下那无处安放的手,因为太过用力拽紧而轻微颤抖的幅度出卖了他此刻的情绪。

  “噗~”颜佳欣不停地吐起了血,这时关老也已经失去了惯有的冷静,开始急切的吩咐起那些御医们来:“快,继续给她用黄莲,马齿苋,还有黄芩内煎服,外敷!手臂上的伤口着重清理几遍,看看有没有感染,有的话再加一味金疮药!”

  听着他的吩咐,其他人又一刻不停地忙碌着。宁为瑾好看的眉心已经紧紧的皱成了一个一团。他手握拳放置唇边,咬着自己的手,却不觉得疼。手因为害怕而不停地颤抖着...眼眶在看到颜佳欣吐血的那一刻猩红了起来!

  这一刻,他从来没有觉得时间会这么的难熬,也从来没有如此令他身心煎熬过!这比让他面对自己生死攸关的时刻还要让人难以承受!

  “老爷子,她喝不下药了怎么办?”

  “朕来!”宁为瑾实在等不住了,直接冲了过去。

  侍女把药给他,可奈何他试了几次,颜佳欣也是一滴药都没有吃下去。这可急的他只能把目光投向了关老。

  关老沉着的把手上的银针施在颜佳欣刚刚处理过的伤口附近,这才又重新拿起一根银针,在颜佳欣的脖颈处扎了一针,这才让她在昏迷中感觉到一点痛感,张开了紧咬的牙关。

  趁着这间隙,宁为瑾赶紧把药给她喂了下去,却过了没一会儿,她又悉数给吐了出来,还带着血。

  “丫头!”宁为瑾哽咽出声:“求求你,求求你喝下去,喝下去伤就不会痛,就会好了!那么多生死存亡的时刻你都挺过来了,你再继续坚持一下好吗?”

  关老在她的眉心处又施了一针,她现在虽然没再吐血了,却又好像陷入了痛苦的梦魇之中了!

  “外公,她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会这样,您不是说她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吗?”

  “哎~”关老重重的叹息着:“她手上被狼咬到的地方感染导致她体内的余毒发作,再加上她要解毒,又需得你体内养出的毒血服用解毒。

  你还记得你之前说过她停止了生命体征的事情吗?她伤了元气,这一关,如果她要是挺不过去的话,恐怕...”

  “不!”宁为瑾不相信:“她那般坚强,她不会挺不过去的,她会挺下去的,她一定会挺下去的!外公,我求求您救救她,无论如何救救她!”

  关老也沉痛出声:“你以为我不愿意救她吗?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丫头的求生意识特别弱,你们这一路到底都发生什么了,让她都有求死的心?难道是你告诉她宸王府的事情了吗?”

  《王爷,听说你有疾?》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青豆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青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